木牌皇冠 - 变味儿的同学聚会该不该去?白居易用自己的亲身体会来告诉你答案

作者:匿名 时间:2020-01-09 14:21:39;

木牌皇冠 - 变味儿的同学聚会该不该去?白居易用自己的亲身体会来告诉你答案

木牌皇冠,相较于李白的政治失意和杜甫的颠沛流离,白居易无疑算得上上天的宠儿,虽然早年生活艰难,出仕后也有三年的贬官期,但总体上他的一生是比较顺畅的。

28岁高中进士,35岁写出了传世名篇《长恨歌》,乘着《长恨歌》的东风,白居易被朝廷任命为左拾遗。

因耿直敢言,常为百姓发声,遭到权贵打击,被贬为江州司马。正是被贬期间,白居易写出了“千古第一音乐诗”《琵琶行》。

三年的贬谪生涯结束后,他的人生一路开挂,扶摇直上,曾连任苏杭两地刺史,后又任刑部侍郎、太子少傅分司东都等职。

仕途顺达,才高八斗,名扬天下,而且活出了75岁的高龄,这些随便搬出来一样,都够让后人羡慕的要死,白居易偏偏都占了,他的诗歌不但在国内妇孺皆知,传唱最广,甚至在日本、新罗等东亚邻国也十分盛行。

如果说一生还有所遗憾的话,应该就是和两小无猜的湘灵之间相爱却无法相守的爱情让他的人生不够完满。

白居易11岁的时候遇到了比他小4岁的邻家女湘灵。湘灵是一个活泼可爱又能歌善舞的美女,经常是白居易谱曲,湘灵唱歌,配合的十分默契,相处的时间长了,二人情愫暗生,有了想要天长地久的念头。

关于湘灵的容貌,白居易是这样描述的:“娉婷十五胜天仙,白日嫦娥旱地莲。”虽有诗歌的夸张成分在,但也可看出湘灵的气质和美貌非同一般。

白居易16岁时就写下了“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的诗句,惊艳了整个大唐,一举成名。白母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儿子身上,成名后更是对他严加管教,白居易和湘灵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如此过了几年,湘灵已到谈婚论嫁的年纪。22岁那年,忍不住相思之情的白居易向母亲坦白,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

谁知白母闻言大怒,自认虽然家世清贫,却也是名人之后,况且儿子才气过人,将来定非等闲之辈,怎能娶个乡野村妇?

为了让儿子彻底死心,白母把他送到南方的叔叔家去,后又去京城游历了一番,才回到家乡。

可惜湘灵一家不知搬到了哪里,白居易失魂落魄的躺在床上,开始和家乡的一些名士游玩唱和,借以消愁。

白母气愤至极:“符离五子不过乡野之人,每天和他们混在一起,对仕途有什么帮助?”白居易看见母亲额头的丝丝银发,心软了下来,向她保证不再游玩,专心读书。

不久,湘灵一家在外面难以安身,又辗转回来了,并且一直惦记着这份情义,不曾嫁人。白居易欣喜若狂,发誓今生再也不分开了。

然而他知道母亲绝对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就偷偷的将生米煮成了熟饭,在高中进士后向母亲摊牌,并跪求成全:今生非湘灵不娶!白母脸色铁青,“不行,我们搬去襄阳,即刻走!”

路上,白居易强忍着悲痛,写了一首《潜别离》:“不得哭,潜别离;不得语,暗相思。”

又过了三四年,功成名就的白居易在京城做官,他再次恳求母亲要和湘灵完婚。原以为自己成为百姓口中的父母官,终于掌握了话语权,谁知白母再次没有商量余地的拒绝了他的请求,并不许他以后再提湘灵的名字。

白居易无可奈何,便以不结婚来抗拒母亲,并写下许多首诗思念湘灵:“艳质无由见,寒衾不可亲。何堪最长夜,俱作独眠人。”

直到37岁,才在母亲以死相逼下,白居易跟同僚杨如士的妹妹成亲。杨氏是大家闺秀,按照古代的传统,成亲时年龄应该不会超过20岁,算得上是小娇妻。

但白居易却不为所动,新婚之际,他写了一首《赠内》诗,洋洋30句,有的只是唠叨说教,不见半点情分和新婚的甜蜜。此外,他对湘灵的思念也毫不避讳杨氏,写了一首又一首的情诗缅怀过去。

更过分的是,因官职调升,妻凭夫贵,杨氏得授邑号,他竟然说:“吾转官阶常有愧,君加邑号有何功?”意思是,这官职我都受之有愧,你有什么功劳加封邑号?听听这语气,可怜无辜的杨氏估计得气个半死。

彼之蜜糖,吾之砒霜。白居易留存下来的诗歌很少有关杨氏的,且多是说教责备之词,“柔桑初绿即为别,柿叶半红犹未归。不如农妇识时节,解为田夫秋捣衣”。充满了对“不如村妇”的妻子的嫌弃。

除了对妻子不冷不热,白居易对破坏他和湘灵婚事的母亲也热络不起来。流传下来的近3000首诗歌竟无只言片语提及生母,其母子之间的隔膜可见一斑。

在深广的落寞中,他以侄子为亲子(独子早夭),以诗歌为伴侣,以思念为慰藉,将世界加诸于他的诸多苦痛全都隔绝开来,而亲子、夫妻关系的冷漠、凄清,更凸显了往日和湘灵一起生活的温馨。

相传,白居易44岁的时候,在远谪江州途中,携夫人一起遇到了四处漂泊的湘灵父女。二人情不自禁的抱头痛哭,白居易还写下了《逢旧》:“我梳白发添新恨,君扫青蛾减旧容。应被傍人怪惆怅,少年离别老相逢。”

湘灵此时年近四十,但从未生育过的她依然风姿卓越,比少年时代更多了一丝韵味。虽然相思刻骨,相逢不易,可惜已物是人非,二人不得依依惜别。

经此一见,白居易更加无法自拔,他把对恋人的刻骨相思融入了留存的数十首情诗中。“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乡远不得见,无日不瞻望;肠深解不得,无日不思量……”

传世佳作《长恨歌》中李隆基与杨玉环的爱情悲剧未尝不是在寄托自己情断梦殇的感慨:“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白居易53岁的时候,途径宿州,得知湘灵已长居于此,想要再见一面。湘灵却不愿再见他,只传来一纸书。

大意是,因父母的支持,我实现了对你的承诺,终身不嫁他人,父母去世后,兄弟们对我也很好,衣食无忧,现如今,我已遁入空门,晨钟暮鼓,尘心早死,以居士的身份见你有诸多不便,既然已在梦中见过,就不必再见了。

白居易于心不甘,苦等了几天,湘灵频频入梦,却终不肯再见他,只好怅然而归,二人自此再未谋面。相思却从未断过,晚年的白居易还在问湘灵:“别来老大苦修道,炼得离心成死灰。平生忆念消磨尽,昨夜因何入梦来?”

与对湘灵的痴心眷恋相对的是随心所欲的放浪形骸。也就是说在思念湘灵的同时,白居易并没有闲着,业余生活相当丰富多彩,会个名妓,喝点花酒,写首艳诗都是信手拈来。

在唐代,按照国家明文规定,以他的级别,只能蓄养三个家姬。但白居易养了数十个歌姬,并且三五年一大换,人老珠黄后就会被遣散。

有人认为这是因为不能和湘灵在一起,借此排遣寂寞。笔者倒是认为,即便和湘灵结了好姻缘,也并不妨碍他歌舞升平。

因这是那时的风气使然,也与男人喜欢猎艳的本性有关,在古代,哪个大文豪身边没有几个出众的歌姬或侍妾,反而会让人贻笑大方了。

《红楼梦》中,贾宝玉与林黛玉情比金坚,却也挡不住贾宝玉对丫鬟们动手动脚,林黛玉气量小,将宝玉看的死死的,也不得不承认袭人将来是要做宝玉小妾的,而叫她一声“嫂子”。

所以放在那个时代来看,白居易蓄养歌姬与痴情湘灵似乎并不矛盾,一个是面子和身体的外在需要,一个是心灵的归处与慰藉。

随着白居易的辞世,这段令人无限伤感的爱情也画上了句号。很多人认为白居易44岁那年遇见湘灵,而没有将其带回家,任其继续漂泊,便是薄情负义,始乱终弃。

这种说法也无可厚非,但实际上的情况要比我们想象的复杂的多。其实在白居易和杨氏结婚三年后,白母就去世了,但这是否代表他和湘灵便可以重修旧好?

湘灵是白母誓死都不让进白家门的女人,几乎天下人尽皆知,白母过世他便迎娶情人,这在古代是大逆不道的不孝行为。

白居易是在被贬途中遇到湘灵的,罪名就是在母亲过世之后,丁忧期间的诗歌对母亲有所不敬,试问,他怎敢把湘灵带在身边,而给政敌以攻击他的借口?除非他不想在朝廷混了。

对官场规则熟谙的白居易怎么可能为了湘灵自毁前程呢?如果他真有这样的决心,和湘灵就不会是悲剧。在母亲逼迫他的时候,他也完全可以以死来抗拒,白母未必不会妥协。

为什么白母可以屡次以死相逼,作为儿子的他只能逆来顺受?这还是要牵扯到古代的“孝道”,白居易若是这样做了,就会坏了名声,为了个女子逼迫母亲,这在古代是非常大的品德问题,即便他才高八斗,也没有人愿意举荐他,朝廷也不会重用他。

还有一层需要考虑到的是,假如将湘灵带回家后,她该以什么身份自居呢?白居易的小妾?初恋情人?杨氏又该如何自处?二人的地位绝对不可能平等,无论倾向于哪一方,都是一场焦头烂额的纷争。

如果这样可以轻易的解决问题,宝玉娶了宝钗,黛玉就不用死了,也嫁给宝玉不就完了吗?黛玉可以容忍袭人,为什么不能容忍宝钗?关键在于一山不容二虎啊。

有人会说,白居易可以停妻再娶。在古代,出妻也是有条件的,更何况杨氏还有父兄撑腰,自身也没有大的过错,当时已生育两女(大女儿早夭),后又生了小儿子(早夭)。

而一旦背了负心汉的名声,诗歌在民间的影响力,本人在朝廷的威信都会受到严重的冲击。白居易会为了湘灵,为了口中圣洁的爱情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吗?

现在我们明白了,无论相思多么刻骨,情义多么感人,自始至终,湘灵在他心目中都没有事业和功成名就重要!所以在写湘灵的情诗中,他会自述思念折磨的我多难受,我是多么心痛之类的句子,却不太敢写我愿意为你抛弃一切!

聪慧如湘灵,又是从小玩到大的知心恋人,怎么能看不出他成为官场“老油子”后的变化,怎么不明白他真正担心的是什么?又怎会再强求和他在一起?

或许就是看穿了相逢后白居易内心世界的自私与贪婪,湘灵彻底解放了自己,自此无牵无挂,终日与青衣古佛相伴,也不肯再与之相见。

或许在湘灵看来,抛却种种的利益考量,勉强和白居易夫妇回到白府,生活的鸡毛蒜皮与杨氏之间的利益较量也会破坏掉他们年少时代爱情的美好。

当失而复得的爱情重归现实,会除去所有爱的幻象,暴露出最真实丑陋的一面,最终使人伤痕累累,这时你才发现越是美好的东西越经不起现实的洗礼。

不得不说湘灵选择离开是明智的,让美好的回忆永远留在心底吧!无论沧海桑田,至少他的心里永远会有一方净土留给自己,能一辈子占据一个人的心灵,于她也许是最好的结局了。

之所以想起白居易和湘灵的故事,是因前几天,一个大学同学准备办个同学会,结果没有组织起来,跟我抱怨了半天。确实近些年来,同学聚会似乎变了味道,炫富卖弄自不必说,光是“同学会,拆散一对是一对”的流言就够恶心了。

其实,对待同学会也没必要像猛虎一般避之不及,生活好赖、职位高低、金钱多少,这些东西都跟别人无关,谁都有脆弱和不完满的一面,何必包装的自己无坚不摧,十全十美?

就像在朋友圈三天两头炫富的,有几个人是真正的羡慕他的生活,而不是在心里暗骂:傻叉!

至于想要在同学那里寻找初恋感觉的就更荒唐了!套用白居易对湘灵的态度完全吻合:当初你们都没有勇气冲出世俗,走到一起,过了这么些年,甚至都有了配偶和孩子,还想着旧梦重圆,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最后等待你的只有不堪和噩梦!

无论当初出于什么理由分开了,或者根本没走到一起,过去的就永远过去了,不可能再回头,就好像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一样。

如果你想一面享受配偶带来的现实利益,一面和精神上的恋人情浓意浓,那么很有可能等待你的是鸡飞蛋打。当头脑中的爱情坠入地面,你会恍然大悟,所谓的初恋,所谓的誓死不忘,比现实的琐碎更加面目狰狞。

人生本就充满了各种遗憾,我们必须学会接受残缺,从不完美中寻找幸福与快乐。确实深情难忘的,让心中留存一点爱的幻想,一个单纯的挂念,偶尔唱一唱老狼的《同桌的你》就足够美好,太过贪婪是一种罪恶。

年关将近,备受诟病的同学聚会又该登场了,喜欢热闹的,参加一下也无妨,喜欢自己待着的,也没必要勉强。只要心底清明,胸怀坦荡,参加与不参加同学聚会,随心就好。

作者:洛轻尘

版权声明:本文由「鱼羊秘史」原创制作,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

上一篇:5天4晚的三峡怀旧之旅等的就是你!(免费哦)
下一篇:陈冰:特朗普升级贸易战 中国如何应对?

热门推荐